显示设备

征婚信息孰真孰假?揭婚介所“黑心红娘”内幕

时间:2022-01-10 19:44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我们在报纸上经常可以见到这样的一些征婚信息:男士都是英俊潇洒的总裁、经理、有房有车,而女士都是漂亮美丽的年轻小姐,那么这些通过婚姻介绍所发布的广告到底有多少是线月,家住上海市的胡小姐到本市位于徐家汇的一家婚姻介绍所征婚,婚介所的人给她推荐

  我们在报纸上经常可以见到这样的一些征婚信息:男士都是英俊潇洒的总裁、经理、有房有车,而女士都是漂亮美丽的年轻小姐,那么这些通过婚姻介绍所发布的广告到底有多少是线月,家住上海市的胡小姐到本市位于徐家汇的一家婚姻介绍所征婚,婚介所的人给她推荐了一位新加坡华侨之子,叫方国平。

  胡:“他通过婚介介绍他自己家庭背景时说,他父亲在新加坡,现在他自己正办移民出国,希望通过婚介所寻找伴侣带到国外去。”

  据婚介所介绍,方国平的父母都是新加坡的眼科医生,收入丰厚,而他自己则是沪上一家公司的经理。胡小姐交了婚介费后,很快与方国平确立了恋爱关系,一个月之后,方国平提出要向胡小姐借一笔钱,办理一同去新加坡的手续。

  胡小姐对方国平的话深信不疑,她向自己公司的老板虞先生先后借了七万四千元,然后全部转交给方国平。可是就在胡小姐等着出国的好消息时,却发生了这样的事。

  胡小姐向记者讲述了当时的情况:“我曾经有个同学跟我很要好,我也曾经跟她谈起过办理出国的事,我同学也蛮关心的,一直来电线月份的时候,很巧,她也在婚介登记过,但不是在我登记的那家婚介,也碰到像我类似的情况,她觉得很惊讶,而且那男的跟她说的和跟我说的条件是一模一样的。当时她就问他了,是否认识胡小姐,他一口否认。”

  虽然方国平早就说在办出国手续,但半年过去了一直没有办好。毕竟钱是胡小姐公司老板虞先生的,听到这样的情况,虞先生托在警方工作的好友对方国平做了一番调查。

  虞:“他(警员)看到一张借条中,写着他(方国平)的身份证和地址,他说帮我查一下,结果身份证是假的,就再进一步查证,一查,发觉他所有一切都是假的。”

  胡小姐和虞先生正式报了警,经过警方调查,方国平根本不是什么华侨之子,1956年出生后他一直住在上海,离过婚,曾因诈骗罪判过三年徒刑,出狱后无业,专门在报纸上寻找征婚的女子,游走于上海市的各婚姻介绍所,以谈恋爱的名义骗取钱财,在和胡小姐交往的同时,警方发现,他还通过不同的婚介所,与另外5名女子有恋爱关系,总共从她们那里诈骗人民币50多万元,并绝大多数已被挥霍。

  方国平因犯有诈骗罪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13年,但让胡小姐等人想不通的是,方国平是她们通过婚姻介绍所认识的,婚介所理应把好审查关,那么事实上又是怎么回事呢?

  胡:“那天我到婚介所去的时候,根本没说过要看他(方国平),是婚介所临时给我安排的,我根本不知道,但我当时是坐在边上,看到他拿了张身份证,没拿离婚证和学历证,也没有拿户口簿,就付了这80元中介费。”

  实际上,这些年通过婚姻介绍所这一中介机构来诈骗的事情不止一件,也不止出现在上海,婚姻中介机构收取了中介费,理就提供真实的信息,那么这么多诈骗事件的出现是因为骗子的骗术太高明呢还是因为婚介所不负责任把关不严呢?最近记者随着一位征婚者王小姐到北京的几家婚介公司做了暗访。

  随意翻开一份服务性报纸,征婚广告内满眼都是漂亮的女士和有钱的成功的男士。王小姐随意挑了一个写着成功总裁的征婚广告,电话打过去,是一家婚介公司。

  婚介公司:“是这样,你得先到我们公司来,拿上你的身份证、学历证。你找孙老师,我们就在国际展览中心这边。如果要见他是200元,这是单见的价钱。如果你要入会的线元,见几个都行。”

  婚介公司:“这个啊,因为他们来的时候必须带着他们的身份证、离异证、学历证什么的。”

  记者和王小姐来到这家叫做的婚姻介绍所,婚介所共有两间房间,几张办公桌,和几位被叫做老师的红娘。一走进屋内,王小姐就要看广告上写的那位征婚人的详细情况,但这位孙老师却开始热心地给推荐起别人来。

  孙:“这个是从国外回来的,36岁,1米88,个子挺高的。他有两个公司,一个是广告公司,还有一个是建筑方面的,做装修的。”

  这位孙老师给王小姐推荐的不是有别墅的老总就是开着名车的经理,同时还不时劝她多交点钱入会,只有入了会才能见到所有这些令人心动的男士。为了探个究竟,王小姐就是要见在报纸上打广告的那位成功总裁,孙老师这才翻出这位先生的资料,但记者看到,资料并不像先前他们说的那样有各种各样的证明,登记本上学历证和离异证一栏中是空白的,倒是在表格上方有一行据说是这位成功总裁自己写的字:我发誓,我保证我是离了婚的。

  要见到这位先生,就要先交200元中介费,而且不管满意与否都不退钱,王小姐再次问孙老师是否交了钱一定能见到这位先生,回答是肯定的。

  王小姐交了200元钱之后,孙老师叫她填表登记,意想不到的是,她竟然没有叫王小姐出示任何证件,包括最起码的身份证。这张由王小姐随意填写的表格就这样放过了档案栏。

  孙:“他说正好巧了,就今天谈事,谈完事了以后他们还得吃饭,一吃完饭就特别晚了。”

  没交钱之前,说交钱肯定能见到人,可交了钱后却又见不到人。孙老师要给王小姐再约别人,但既然她没有看王小姐的任何证件,谁又能保证其他人的信息是真实的呢?

  记者和王小姐又随意走到几家婚介所,情况基本一样,几张办公桌,几位看似热心的红娘,可是只要交了钱,谁也不会让你出示任何证件。我们来到一家自称是北京市服务最好的婚介所,可是这里的收费也把我们吓了一大跳。

  看到收费这么高,王小姐想走,但一位董老师却不肯放过今天的机会,经过讨价还价,她答应王小姐如果能先交500元,就给王小姐约一位男士见见,感觉不错想入会,再把钱补齐。不过这500元是不会退的。

  收费这么高,听起来服务又这么好,记者以为这家婚介所肯定会对客户很负责任,把关也会严一些。但是,当王小姐把填写着假姓名,假年龄,假工作单位,假学历的登记表交给董老师时,老师同样没有提出要看看王小姐的任何证件。

  没过几分钟,老师给记者约的私企公司的老总来了,没说两句话,这位征婚者就要走。交了500元,这么匆匆一见就算了事,而董老师又劝王小姐干脆再交3600元入会。记者看到这里的收费分为三个等级,最低的380元,最高的1万元。据董老师介绍,普通型的会员是380元,380元见的是外地打工的,初中生。680元见的是公司一般白领。3600元的可以约见“秘档会员”,“秘档会员”就是有几个身份比较特殊的会员,有国家政府官员,还有商务圈比较有知名度的人,要做到保密档的。最贵的一万元,就是精选人员,前期后期主管精选完了以后,让“老师”过关。尽管董老师非常热情,但记者和王小姐都感觉象钻进了一个事先设好的圈套,推说钱没带够,第二天再来,才得以脱身。

  前不久,北京市消费者协会也对婚姻中介市场进行了隐形调查,在调查的五家公司中,只有一家要求征婚者出示身份证,其余的一律只收钱不管事。

  北京市消费者协会组织联络与宣传部主任龙志兵接受了记者采访:“婚介公司因为它是九十年代那会儿才发展起来的,在管理各方面不是做得很到位、很及时,导致一些婚介公司滥竽充数。另外就作为国家的行政管理部门来说,你怎么去管理,怎么去规范,怎么去制止,这方面我觉得咱们采取的手段不是很到位、很及时,或者说没有跟上。”

  婚姻中介不同于其他的中介,如果提供的信息是虚假的,那么征婚者不仅损失了金钱,更在感情上受到伤害,所以婚姻中介市场的诚信尤为显得重要。前不久,上海等一些城市已经出台了一些法规,对婚介公司的注册资金,营业面积和从业人员等方面进行了规范。但愿通过这些可以使我们的婚介市场规范起来。(文:文雁李锦)澳门六合开奖现场手机版



本港台同步直播室,本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室,香港最快报码开奖室,开奖直播香港马,本港台同步66报码现场,香港六记录合彩开奖日期